明知顾问VOL.23|我们焦虑的根源不是学位房,而是什么都想要

0 条评论标签:, , ,  2016年10月12日

自从上次我发文坦言,打算出手一套广州市一级小学的学位房,而且是我唯一一套住房后,后台一片热闹,朋友们纷纷劝我不要卖(偷笑),当然也有不少朋友认同我的观点。(延伸阅读:房价一天疯过一天,我却偏要和唯一的房子“断舍离”

当然我的学位房不是什么好学位,不过,由此可见,大家对学位房的青睐,对教育的焦虑是非常普遍的。无论大江南北。

 

长假刚过完,这个“十一”我没有外出,家庭聚会不断,话题永远围绕“孩子的教育”,于是也收获了不少故事,与大家分享。


先说说我一个亲戚的真实故事。

孩子的父母双方在体制内,收入稳定。“学位房”这个小目标,对他们而言,用尽洪荒之力能够得到,但绝对是要扒层皮的。

他们就在体制内,孩子自然也是要受体制内教育的。

从孩子上幼儿园开始,他们就计划着要买学位房。看着,纠结着,学位房的价格不断攀升,越等越无望,更买不起了。

无奈,学位房没买上,6年前,孩子就近上了一所普通小学。

应试教育的政策千变万化,这两年风向又变了,小升初,民办初中也不允许考试,全变成面试了。一下子家长们懵了。

不过,市场总有高招。

某而思、某越等课外辅导机构,应市场需求,炮制了很多的考试、排名,这些考试排名,被很多高价的私立初中所认可,只要你参加了课外辅导,有了较好的排名,就不愁私立初中不知道你。

于是,重点小学之外,他们找到了另一条路——上校外补习班。

上了两年的补习班后,孩子也比较争气,排名挤进了某教育机构的前百分之二十,今年如愿以偿地上了一个有公立背景的民办初中(名校)。

现在回想起来,原来对于学位房的各种念想各种焦虑,好像也有些多余。

虽然上“某越”补习班的价格也不菲,民办初中每年也要几万学费,但是,比起学位房的天价,一个中产家庭,也不至于觉得压力太大。

前两天和一位好久不见的朋友聚餐,这位做生意的朋友,教育路径与上文的家庭迥然不同。

他有两个儿子。一个刚刚考上美国一所不错的大学,攻读化学专业;另一个在读四年级。

两个儿子上的都是双语学校。

他们从一开始给孩子设定的目标就是出国,所以,虽然购置了多套房产,却从没想过学位房的事,也从来没把购房和教育目标两件事纠缠在一起。

大儿子一路国际学校,在关键节点时,也会参加公立学校的统考,试试自己的斤两,并微调学习方向。

相识多年,我也没感觉到他们有什么纠结。

看来,你早早想好自己的教育目标——我瞄准的是出国留学,也不用纠结。

有家底的生意人不焦虑,真正焦虑的是谁呢?还是中产阶级。

作为中产阶级,我们什么都想要。我们既想要公立教育和名校的资源(去年广府庙会整个搬到了一个名校里,办了一个专场,羡慕吧?);又想要素质教育(像国外的孩子一样,综合素质高,体育运动好,有特长)。这下可好,素质教育的本意是减负,现在孩子的负担更重了。


买了学位房的焦虑,上了重点小学没用啊,到了小升初的时候,还是一样要参加“某而思”、“某越”的课外补习班;


没买学位房的也焦虑,怎么也得拼个不错的私立初中吧,不能让孩子初中就掉队了;

上私立小学的焦虑,原先想孩子小学时快乐成长一下,没想到大家都去某而思占学位去了(三年级再报就没学位?),我们的孩子也得做好两手准备啊,要不要赶快去买套学位房,插个班?

现在房价涨得还不错,说不定买套学位房,将来孩子读完中学后,把房子一卖,兴许还能解决大学学费的问题?

。。。

所有因素都纠缠在了一起。

能不焦虑吗?除非你是比尔盖茨是小扎,否则我们普通人,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的资源,什么都能得到呢?

最需要想清楚的,是我们这些父母,你究竟希望孩子受什么样的教育?

分享一下我的教育观,经过多年的变化、进化、优化(偷笑),我现在把自己的教育观总结为——“实用型素质教育”观。

首先,我主张的是素质教育,我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以应试为目标。虽然我和太太都是应试教育的既得利益者,一路名校,但对于应试教育派生出来的学位房、奥赛班、课外辅导班。。。我内心并不喜欢。

但是,“快乐就好”、鸡汤党们宣扬的观点,也是我所不能接受的。我曾经听过一些新派教育的家长说出这样的话——只要按照某某老师的观念做就好了,不要问为什么,不要想太多。

请问,如果不想想太多的话,我直接按照教育局的大纲做就好了;如果我不想太多,机械执行某人的观念的话,我还不如相信体制内教育呢。

这不是回到老路了吗?如果新派教育变成了盲从和迷信,这和体制内教育又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呢?

所以,我还是决定回归实用性。

我所说的“实用性”,并非指对于“小升初”、中考、高考的实用性。

而是以我作为家长的认识水平,来梳理一下,究竟什么才是我们人生成长中最有价值的事,或者说最有价值的思维模式。

举个例子,我是数学系出身,我认为学好数学,建立数学思维,对于孩子的成长绝对是非常有益的。

参加奥数班,参加奥赛,就是培养数学思维吗?未必。

如果仅仅是希望参加奥赛,获得加分进入名校;如果仅仅是为了小升初时数学考高分,进入奥数班学习,我认为这是无意义的。

我们看到,所有对人类作出杰出贡献的自然科学家,虽然他们的理论离我们很遥远,但是,对人类的长远发展非常有用。

我对二年级的儿子反复练习加减法不太感冒,认为“没用”;反而是带着他寻找“最大质数”(什么是质数?这种小学五六年级的概念,如果不懂就去百度吧~~我就不赘言了),有人质疑我,这有啥“用”呢?

我的回答是:



(说到数学,我就收不住了,呵呵,见笑)


说到理论科学的用处,我前两天看到一篇文章《诺贝尔奖与中国的“工具化”教育》(作者周健),其中提到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小插曲:

记者的科学观如此“接地气”,我也是醉了~~

在我看来,数学是非常“实用”的,因为它有价值,它能发现真理。

我坚持要把孩子培养成一个有价值、有用的人,这就是我的“实用主义教育观”,在我的教育观里,是否能快准狠地算一百以内加减法,是没有多少价值的。

我教育的最终目的是培养孩子的综合素质,这种素质必须是对自己未来的幸福有用;或者能对社会有所贡献;或者能在未来更复杂的竞争环境中取得优势。。。它必须具备这样的“实用性”。

在我的眼里,纯粹的应试教育是“无用的”。

那些虚无漂渺的快乐就好论,那种逃避心态,也是无用的。

所以,我既没有选择新教育流派的学校;也没有选择公立学校,而是选了一个有创新意识的私立小学(不用买学位房),现在看来,这个学校还比较符合我的实用主义素质教育观。

至少到目前为止,我不纠结。

说到教育观,还是要再谈谈学位房的问题。

学位房,并不是买房投资理财的行为,本质上追问的是——我们对孩子教育的三观究竟是什么?


我是不会去买学位房的,从理财的角度,学位房的理财价值实际上是被高估了。在广州有这样一种现象(估计大城市都一样),在省一级小学旁边,40-50年楼龄的房子,四五十平米,要比非学位房要贵百分之五十到六十。

这样的房子买来,已经非常残破,将来未必会有很好的增值空间。即使是有,你现在也没法去住。

 

你只是买了一个学位而已,将来我的孩子在这上学了,我还要在附近租一套大的房子,这是很多人的做法。

这种40年楼龄的学位房,将来租又很难租。如果要卖,还要看当时的行情。

学位房与非学位房的差价是巨大。可是,大多数一线城市、二线城市都有不错的私立教育资源,这些私立学校比公立学校当然要贵一些,一个月三千、五千,甚至六千。可是你随便算一笔细账,你会发现这学位房和飞学位房之间的差额,足够提供两三个孩子从幼儿园到高中的私立教育了。这样算起来,何必非去追求学位房呢?



(视频14分钟,与文字略有不同,请在WIFI环境下观看,土豪除外)



很多人这样跟我讲学位房和理财的关系——拥有一套学位房,娃上学的时候上学,娃毕业了,学位房继续增值,把它卖掉,卖掉的款项马上可以支付孩子的大学教育金。

当然,如果你对房子的价格有迷信一样的信念,我无话可说。恭喜你,至少你在精神领域找到完美的理财方案。

我是不太认可这个观点的——任何单一资产是确保可以解决所有理财需求。你坚持认为这是长生不老药,我说这世界上根本没有长生不老药,必须辩证施治。你可能偏不信。这个争论可以放一放。

据我观察,在我身边,这个小区今年是学区,明年就不是学区了。政策性波动挺大,这给学位房的升值蒙上了一层普通住宅所不具备的风险和阴影。

同时,宁愿选择私立教育,将来跟出国对接的家长,明显数量在增加。如果未来五年十年,持这种观点的家长数量越来越多的话,学位房在孩子毕业后还能继续大幅升值吗?

在此刻把大量资源,甚至是三代所有的资源砸在学位房上,你就没有周转空间去办其他事情(如夫妻养老金的储备,孩子其他阶段教育金的储备等)。你只能求神拜佛,希望这套房子在孩子上完学后还是学位房。

好,今天就唠叨到这儿,作为十一假期的总结。以上观点仅代表我个人的观点。不形成投资或给孩子未来设定教育路线的建议,所有责任我都不背负(偷笑)。

教育问题,是艺术,不是科学,有所选择就会有所失去。失去了,就接受它,不要去纠结。我们的生活就会变得平和而美好。

这就是我的态度。

延伸阅读:

房价一天疯过一天,我却偏要和唯一的房子“断舍离”




本公号所有文章及视频

如无标注均为原创

如需转载,请联系授权

否则“举报”没商量

对国际标准理财规划有任何疑问

可拨打我的助理电话咨询

或直接在公号后台留下您的手机号码

助理小悦手机:13302242063

<<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