房价一天疯过一天,我却偏要和唯一的房子“断舍离”

“买房!买房!!买房!!!”的吼声,最近再次在媒体上、朋友圈里和现实中掀起高潮。

无论是上个月底上海人民排队离婚买房,还是前几天多家上市公司卖房保壳提利润,近段时间所有的疯狂都跟房有关。


每天,房产市场稍微有点风吹草动,消息就能上头条;朋友圈里充斥着各类诸如《中国财富的大抉择:保汇率还是保房价》的爆文,连任大炮去年的采访《我找不到任何一个国家需要把房价降下来的理由》都二度火了一把。


眼看房价一天比一天疯狂,大多数人自动站队——想买房还未买的人愈发纠结,而买了房的人后悔当初咋就没多买一套!无论身处哪一阵营,因为房子引起的群体性焦虑都深入人心。

我的公号后台,粉丝们关于“买不买房”的问题也愈发密集。


对高热而疯狂的房市,我一直不愿在文章里过多评论。有人就好奇地问我:“孙老师,您这么淡定,手头应该有了n套房了吧?”


我确实很淡定。但恰恰相反,我定居广州多年,只有一套二手房,还在待售中(笑)。


干脆今天借机满足大家的好奇心,和大家聊聊自己与房子的几段关系,欢迎一起交流讨论。



我家唯一的房子,坐标广州,购于12年前。

2004年,因为要领证结婚,我和太太萌生了买房的念头,翻来覆去的跑了好几个区域,只记得当时看房的感觉是哪都贵。

我和太太都毕业于中山大学,对母校有着深厚感情,最后还是打算在母校附近的滨江东区域购房。

当时滨江东核心住宅二手房价还只有3000多元一平米(现在看简直不可想象),但我们俩已经觉得贵极了,迟迟下不了手。

经过几番苦苦寻觅,我们终于选了一个一百平米的房改房,作为自己的第一个小家。户型三房两厅,总价28万元。

彼时我供职于一家外资金融机构,太太在报社,虽然以我们当时的收入水平,我们供房的压力很低,但仍然十分感慨:

天价呀!

如此肉疼恰恰是因为我们在购房时,完全没有考虑投资和获利,也没有预料到未来房地产可能出现如今的盛况,就只是为了单纯解决住所问题,纯粹的一桩家庭大宗消费。

此后几年,我和家人在这里留下了许多温馨的回忆,大儿子也在此出生。

同时,中国房价也经历了两波一折的行情。

期间,我们也考虑过买房投资,那时我已经认识了许多“温州炒房团”的人,不乏消息来源和操作手段,但后来还是放弃了。

原因其一,是我个人对房产投资采取客观中立的态度,并不想狂热的投入某个市场;

其二,房产投资,除非用“炒房”这种行为从房产增值中获利,以收租方式获利,并不是好的投资方式。

这就是我和房子之间的第一段关系。房子是我在婚姻生涯中第一个稳定的小窝,在为父生涯中的第一站。

与这所房子的关系变化,发生在居住在此的第五年。

2009年,我从供职的香港金融机构离开,决定自己创业。

创业需要百万启动资金,虽然此前收入不错,花销也并非很大,但要一下子拿出来也并不容易。

怎么办呢?

盘算一圈后,我发现我家的房子居然估值已经涨到90万元了。

简单计划一番,我和太太给房子做了纯抵押按揭,套出50万元,成立了今天你们看到的创必承。

于是,这所房子成了我在事业发展的转折点上的一站,成为我人生另一个维度上的助力。

此后又过了一年。2010年,大儿子两岁,我和太太开始考虑孩子的教育问题。

我家的房子是有学位的,但对应的学校仅仅是市一级小学,采取传统教育方式。

我和太太虽然都是传统教育的获利者,从重点小学、重点初中、重点高中、大学……一路读上来,传统应试教育固然给了我们不错的回报,但扪心自问,这种教育在今天回头看来,真的一定有价值吗?

我们并不愿意让孩子继续走我们的老路。

我算过一笔账,购买学位房和非学位房之间的差价,足以支撑不止一个孩子的私立教育费用。

更重要的是,我当时在全力创业,不想让其实已经估值偏高的学位房绑架我事业的发展、孩子的成长之路、全家人的生活方式。

尤其是,这种估值偏高,来源于人们对传统教育方式的青睐。

几经商讨,我们终于决定放弃传统教育,送大儿子上全国知名的孙瑞雪私立幼儿园,并打算一直“私立”下去。

于是,我们毅然把滨江东的房子出租,在幼儿园所在小区租了一套售价很高但租金却不贵的房子。

两边租金一进一出,相差只有几百元,等于用不了多少成本,就换来了我们希望孩子得到的教育,和接送孩子上学放学的便利。

到大儿子上私立小学的时候,我们如法炮制,换租。

不同的是,我在第二次租房的时候,迎来了小女儿的降生。我家的房子也因为换租,生活条件改善得愈发好。

现在,我和太太,两个孩子,两位老人,三代同堂,一起居住在一所带花园和车库的六房两厅中,周围配套齐全,环境优美。

房子的含义,重新回归到住所

这一次,我仍然没有在乎我家房子升值获利多少,它已经体现在孩子的成长和教育里,全家人的舒适生活中。

就在我家各种换租的同时,房地产越发火爆。买不买房的群体性焦虑,就这样汹涌澎湃地来了。

我还是那句话,买不买房,我都不焦虑。

 

非但不焦虑,我还从今年8月起放盘出售,打算和这套唯一的房子“断舍离”。

这么做,一方面是我认为房地产市场已经处于高位,唯一不焦虑的人可能就是趁高卖房的人;


另外一方面,我想测试一下:全国房产市场如此火爆,我身处一线城市广州,用低于市场价一点的价格,是不是可以顺利脱手?

其时,滨江东的一手楼盘已经涨到4万元左右一平,江景房更是可以达到6万元一平。我家这种非江景的楼梯楼,卖2万元一平总是合理的吧?于是放盘。

本以为很容易脱手(广州的朋友们都知道滨江东是什么地段哈),可是两个月过去了,问津之人寥寥无几,能坐下来谈价的人更是凤毛麟角。

这好像和大多数人“买房投资”的想法背道而驰啊?

各类房产市场火爆的消息频频刷屏,可现实中一线城市的二手盘如此难以脱手,投资效应如何体现呢?

不管好卖与否,我家的房子,就这样越来越远离我的人生轨迹。

可以预见,我家一定会继续跟随两个孩子的教育轨迹不断的换租、不断提升改善居住环境。

那为什么一定要捆死在一所不会走路、所有权还有限的钢筋水泥混凝土建筑上呢?

我就这么一套房子,却先后经历了抵押、出租、现在又要卖了它。


过去十年来,房产市场如此火爆,我如此折腾,却从未期望过用它投资获利。

它于我更像一个工具。结婚生子时,它是栖身的住所;事业开启时,它是周转的根基;改善环境时,它是交换的成本;在我为未来的人生目标规划时,它又成了理财的本金。

房产的确是过去十年来上涨最快的资产,加之与教育、户口等方面关系密切,含义早已超越了本来的“住所”。

然而,排在房子之前,值得焦虑的事情太多了,比如事业发展、比如养育孩子……如果房产投资获利如此惹人焦虑,这副作用也太大了。


就算把房子看做理财的一部分组成,如果这部分让人成天忧心忡忡、如坐针毡,丝毫不能在轻松愉悦的过程中,把自己的人生规划得从容有序,那还有什么意义呢?


我这样的行为和价值观,当然不能让所有人都认同。

 

但至少房子没有带给我焦虑,没有带给我不愉快的记忆。我能做到这一点,某种程度上要感谢中国的房地产市场。


这样和房子相处,是不是一种最好的方式呢?你也能拥有这种心态吗?

也许今天我们还想不通透,一如三十年前我们的父辈没有想到今天的社会变化一般。

但时代的变迁,本就是无数个体行为汇聚的洪流。

“地上本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,也便成了路。”

——鲁迅

延伸阅读:



本公号所有文章及视频

如无标注均为原创

如需转载,请联系授权

否则“举报”没商量

对国际标准理财规划有任何疑问

可拨打我的助理电话咨询

或直接在公号后台留下您的手机号码

助理小悦手机:13302242063


<<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