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派家长醒一醒,莫沉迷亲子“心灵鸡汤”

0 条评论标签: 2015年3月14日

   我爱你,我尽己所能,助你实现梦想,但与你无关。 我是一个6岁孩子的父亲,自认也是个新派家长:很早接受“爱与自由”的理念,把孩子送到孙瑞雪教育机构,就是希望他能暂时与体制内教育保持距离,快乐自由地成长。
我周围的朋友大多也赞成新派教育,有些还十分沉迷,说起蒙氏、华德福、正面管教、PET,都十分推崇,感觉自己陪随着孩子的成长,重新活了一遍,有一种“重生”的感觉。
在没有什么精神生活的中国社会,“育儿”成了一种精神生活。但对精神的推崇,却导致了对物质的回避,仿佛谈未来,谈“钱”,就变成了一件俗不可耐的事情。这是我始料未及的。

当谈到为孩子的未来准备教育金时,很多新派妈妈的态度就开始“矛盾”、“纠结”,她们更愿意沉醉于当下“与孩子共同成长”的快乐,而回避对未来的思考。
新派妈妈的回答:
不想这么远,快乐成长就好
我的工作是帮助家庭进行理财规划,需要帮助客户朋友对人生目标进行梳理,一定会问到这个问题:
“你将来计划送孩子去哪儿念书?”
“我觉得不应该给孩子太多的压力和限制,如果我现在就开始计划,就会给孩子带来压力,让她快乐地成长就好了。”妈妈说。
“等等,不好意思,我们不是要给孩子压力,就算有压力也是对父母的压力啊!我们谈的是,如果孩子发自内心想深造,父母应不应在精神和物质上给他提供准备?”
“有条件准备当然没问题;如果现在就开始,让我为这么久远的事付出长久的努力,我下不了决心,还是现在陪伴孩子快乐成长最重要。只要孩子有强大的内心,将来的事情他自然会想办法解决。”

有家长说。
我是很支持“陪孩子成长”的,但是从以上的回答中,我听出了另外一层含义:我知道规划未来有意义,但是现在陪伴孩子成长更快乐。我不愿意牺牲当下的快乐,“浪费”时间去思考未来的事情。
原来,在很多妈妈的眼中,“当下陪孩子”与“规划未来”的矛盾的。

教育金规划, 财商

沉溺于相伴的快乐
也是不负责任的行为
此前,我在“儿童财商教育”讲座中曾经提到哈佛公开课《幸福课》中的重要观点:
幸福是快乐和意义的平衡。克制当下的少许快乐,追寻长远意义就是所谓的延时满足能力。培养儿童财商,最需要的是培养孩子延时满足的能力。言传不如身教,这种能力的培养,父母是最好的老师。
新派家长,你们是否应该反思一下,自己这种沉溺于当下快乐的做法,可能也是另外一种延时满足能力的缺失,或是对儿时不满足的补偿。

在微信流行的时代,我们常常可以看到,很多的朋友圈里充斥的都是各类“心灵鸡汤”,包括亲子类的心灵鸡汤,鼓吹“爱”“陪伴”能解决一切,似乎要将所有的妈妈变为“全职妈妈”,将父母的职责无限扩大,从而掩盖了很多现实问题,把应该理性思考的问题,转化为感性的文章,盲目地用正能量去消解现实的“负面”。
我相信,改变过去的权威式、家长式的教育方式,对下一代很有意义,但并非完全忽视当下的责任,纯粹的追求“爱”和“陪伴”就能解决问题。没有独立思考的父母,再多的爱都会变成负累;没有对未来的规划,对孩子未来进行理性的思考,提供精神与物质上的准备,你就是把孩子交给命运,交给无常。

我们最熟悉的新派教育专家孙瑞雪老师,她提出“爱与自由”,她的机构经常推出“心灵成长”的培训课,但是,你不要忘记了,她本身除了是教育家之外,也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,她的机构在全国拥有十几家幼儿园和小学,她的孩子也在国外留学。她本人在讲座上也明确地说:对于孩子教育的投入,要无条件满足,但孩子买车买房,就与父母没有关系了。
儿童性学专家胡萍的孩子在英国剑桥留学,她曾经说过:
对于个体孩子来说,他们的梦想和实现梦想的途径才是最重要的。作为一个母亲,我给自己的任务是发现儿子的天赋,保护好他的天赋,帮助他找到自己的梦想,帮助他获得实现梦想的平台,这样的帮助包括的心灵方面和物质方面。当有一天,儿子突然告诉我:“妈妈,我要去剑桥学习生物”的时候,我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尽我的力量,帮助他实现这个梦想。
我们试想这样的情形:孩子立志要去普林斯顿追寻爱因斯坦的足迹,我们作为父母的,难道忍心看到,当他为之付出巨大的努力后,却因为物质的原因无法实现自己的梦想?其实我们当初只需付出多一点的努力,就能帮助孩子达成这一目标。

在我认为,一个真正爱孩子的家长,应该懂得如何在现在的快乐与未来的规划间求得平衡,应该理性划清与孩子的界限,而不是故意模糊自己的责任和给孩子的压力(明明是你作为父母的责任,你却说是给孩子的压力),如果父母纵容自己,无休止沉溺于相伴的快乐,而不愿花一点时间去理性思考孩子的未来,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。
 

<<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热门文章